返回

大魏影帝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4章 夜探(中)第(1/1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曹苗有些意外。shubao22.la其实他模仿的并不是监国谒者的声音,而是那个被他碰瓷的防辅吏。

    虽然只见过一面,但他记住了那个防辅吏的外形和声音,也看出他和监国谒者之间有些交情,这才起意模仿他。以他的配音功力,模仿一个三四十岁的壮年还是可以做到七八分相似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韩东却误为是监国谒者本人。

    像吗?这差距……有点大啊。

    故事不按剧本走,曹苗却不慌张。他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,只是按着韩东的肩膀,不让他起身,似乎在犹豫,又似乎在等韩东开口求饶,还有点像猫戏老鼠,故意戏耍韩东。

    他相信,以韩东之前表现出来的脾气,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无声的压力,一定会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只要韩东有所动作,他就能得到更多的信息,就能跟着顺势演下去。

    果然,没过一会儿,韩东就支撑不住了,哑着嗓子说道:“你杀了我也没用,尹都尉还会派其他人来。”

    曹苗还是不说话。尹都尉应该是韩东上次提过的尹模,但他不熟悉此人,仓促接话,容易露馅。

    韩东喘了两口气,笑了起来,口中“咝咝”作响,像一条吐信的毒蛇。“其实你还真是想多了,我不是来查你的。你们那点破事,根本不用查,朝廷清楚得很。呵呵,勾结蜀贼,养寇自重,这可比拥立雍丘王登基可信多了。”

    曹苗虽然没说话,心里却是咯噔一下。他听出了韩东的言外之意。曹叡驾崩,大臣拥立曹植的谣言果然是内部人造的谣,就是为了和朝廷博弈,还有和蜀汉相呼应的嫌疑。

    谣言的源头,就是那个监国谒者。

    曹植不过是颗被利用的棋子,根本没人关心他的死活。

    曹苗很生气。这也太不厚道了,棋子就没有尊严吗?

    曹苗呵呵冷笑了两声。“你和大王子几次会面,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王子……”韩东欲言又止,气息粗重,就像吞下了一只苍蝇。曹苗甚至听到了他磨牙的声音。过了片刻,韩东勉强恢复了平静。“私人恩怨,不足道也。”

    曹苗也不说话,只是冷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韩东也知道这个理由不够,接着说道:“朝廷怀疑大王子的狂疾是装的,派我来查验真伪。”

    “装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东顿了顿,又道:“这是上司交待的,具体情况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曹苗抑制住心中惊讶,又问道:“那你查验的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的确有古怪之处,只是……还不能断定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古怪?”

    韩东冷笑两声,闭口不言。过了片刻,他说道:“我知道的就这些。谒者要杀便杀,毋须多言。只是处理得干净些,找好替死鬼。若是还赖在雍丘王父子身上,怕是没人相信。”

    曹苗也不说话,将大拇指按在韩东的颈动脉上,稍一用力,韩东便晕了过去,身体慢慢放松下来,气息也平稳了很多。

    曹苗起身,拨亮床头的灯,打量了一下四周。屋里的摆设不错,比他屋里还要好一些,只是脏乱不堪,散发着难闻的气味。阿虎所言不虚,这韩东人缘是不行,监国谒者连个收拾的仆人都没给他安排。

    想想也能理解。监国谒者以为韩东是来查他的,又怎么会给他好脸色。

    曹苗重新灭了灯,站在韩东的床头看了片刻,确认韩东是真晕了过去,同时也让自己身上多一些韩东屋里的气味。可惜韩东不能起身,要不然他还想再看看韩东的身形,扮得更像些。

    待会儿,他要去做件事,而且要栽赃在韩东身上。至于韩东能不能脱身,那就看他本事了。

    在脑子里构思了好行动方案,曹苗换上韩东搁在床头的外衣和靴子,拿起韩东的长剑,从容出门。四周无人,晚风习习,只有虫鸣依旧。他没有上墙。监国谒者的院子离此不远,只隔两道门,而且韩东有伤在身,翻墙越壁不太可能,将来追查起来,终究是个破绽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巡夜的防辅吏都有些犯困,曹苗也没费什么心思,很容易地找到了监国谒者的卧室。

    卧室中一片狼藉,鼾声大作,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腥骚和脂粉味。黯淡的灯光下,三条肉虫搂在一起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曹苗隐在门后,一边倾听屋内外的声音,判断形势,一边借着灯光打量屋里的陈设。一看之下,他便险些气炸。刚才看韩东屋里的陈设,他已经心理不平衡,此刻看到监国谒者的卧室,他才知道自家父子这个雍丘王、王子真是太丢份了。

    恶奴欺主啊,雍丘王府的好东西都被这狗东西霸占了吧。

    曹苗越想越气,走到榻边,先在两个女人脖子上先别按了一下,让她们继续睡,又扯过帐钩,将她们的手脚捆了起来,嘴也堵上,然后抽出韩东的长剑,在监国谒者的脸上抽了两下。

    也许是精力消耗过度,监国谒者并没有醒,嘴里咕噜咕鲁的说些什么,伸手拨开了曹苗的长剑,翻了个身,抱着另一侧的女子,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曹苗看得上火,也没跟他客气,一剑刺在他大腿上,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监国谒者痛醒,刚要大叫,曹苗早有准备,将一团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布塞在了他大张的嘴里,堵住了他的叫声,然后将寒光闪闪的长剑横在他的面前。监国谒者倒吸一口凉气,身体僵住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曹苗背对着灯,嘴里发出“咝咝”的声音,手中长剑沿着监国谒者的老脸向下滑,在他干瘪的胸膛上停住,缓缓用力,刺入他的皮肤,又向下轻滑动,划开皮肉。鲜血涌了出来,顺着监国谒者的肚皮向下流,很快濡湿了他丑陋的分身。

    监国谒者惊恐地叫起来,呜呜有声,奋力挣扎。一股热流涌出,屋里又多了薰人的尿臊味。

    曹苗一边咝咝地笑,一边哑着嗓子,模仿着韩东说话的腔调,尤其那种欠抽的轻浮味道。

    “老狗,一把年纪了,也不知道爱惜身体。”他挥动长剑,滑到监国谒者胯下。“说点我想听的,给你个痛快。要不然,让你死无全尸,做个太史公。”

    监国谒者抽搐着,涕泪横流,点头如小鸡啄米,全无一丝反抗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从你们勾结蜀贼说起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