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魏影帝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2章 小心机第(1/1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见曹苗出神,青桃、红杏都闭上了嘴巴,生怕打扰曹苗。shubao22.la

    感觉到气氛突然安静下来,曹苗立刻警觉,拍拍嘴,打了个哈欠,做出犯困的模样。

    青桃、红杏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。青桃起身,吩咐红杏去准备洗漱用具,自己到内室整理床铺,侍候曹苗就寢。等她回到书房,红杏还没回来,只有曹苗靠着书案,一手支额,一手翻书,顾自出神。

    “王子,今天由婢子侍寢吧。”青桃走到曹苗身边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曹苗也没多想,顺口说道。别说他对还没发育成熟的青桃没性趣,就算有,今天也不行,晚上还要夜探韩东呢。

    青桃伏在地上,叩了个头。“婢子死罪,请王子责罚。”

    曹苗停下了翻书的手,看着跪在面前的青桃。“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“婢子愚钝,实不知情。只是王子以往不好男色,一向由婢子侍寢,如今突然让小奴代替婢子,想必是婢子侍候不周。”

    曹苗扬扬眉,欲言又止。这可是个麻烦事,怎么解释这个变化,才能不惹人生疑?

    他想了一会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青桃,并非是你侍候不周,而是我好梦中杀人,怕无端伤了你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曹苗说完,青桃又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婢子侍完寢便回外室,由王子独眠便是。如此,大王或者家丞问起,婢子也好应对。”

    曹苗暗自挠头。青桃提醒的对,她自己怎么想或许无所谓,王府里的其他人生疑才是麻烦。雍丘王府可不仅是他们父子,还有不少家丞之类的官员。这些人名义上是王府属官,实际上都是朝廷委任的,谁知道哪个是耳目?

    这年头的贵族穷奢极欲,生活作风腐败,放浪形骸,好男风的比比皆是。可他之前不好此道,突然变了性子,难免引起不必要的猜疑。就算最后没什么事,也会引来别有用心的目光,对他行事多有影响。

    可是,我实在对青桃下不了手啊。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,营养又跟不上,瘦得像竹杆似的,小腰岂止A4,实实在在在只堪一握。是什么样的禽兽才忍心摧残?

    好吧,貌似那个禽兽就是曾经的我。可是今日之我,己非昨日之我,这事不能再干了啊。

    人总得有点底线不是?

    曹苗的目光在青桃匍匐的身上来回扫了两趟,心中一亮。“青桃,你最近是不是胃口不太好?”

    青桃抬起头,诧异地看着曹苗。“王子?”

    曹苗收回目光,眉头微蹙,露出一丝淡淡的嫌弃。“全是骨头,硌人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青桃一时语塞,不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曹苗摆摆手。“多吃点好的,养好了身子,再来侍寢吧。”

    青桃低头看看自己,哭笑不得。她没觉得自己瘦了,她一直以为就这样。可是既然曹苗嫌她硌人,不让他侍寢,她总不能坚持说自己不硌人,可以侍寢?

    这时,红杏端着水盆进来,青桃顺势起身,与红杏一起侍候曹苗洗漱。洗完脸,洗完脚,青桃又为曹苗擦拭身体。虽然已经是初夏,天气渐热,王府里却没有每天洗澡的条件,只能用布巾擦擦。

    曹苗很无奈。他实在不习惯由两个小姑娘帮他擦身,而且是全身,但他又没有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她们手太凉吧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不知道青桃是不是故意的,特地脱了外衣,上身只剩一件不能蔽体的小衣,露出一身虽然营养不良,却仍然富有胶原蛋白的肤质,在黯淡的灯下发出青白色的润泽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自己控制不住心里的小野兽,被青桃看出破绽,曹苗只得无话找话,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青桃,听说你会作诗?”

    青桃一边忙碌,一边应道:“王子别说红杏瞎说,婢子哪会作诗,只是儿时启蒙,还记得几句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进府几年了?”

    “九年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本姓吗?”

    正为曹苗擦背的青桃动作微滞,停了片刻,才又说道:“记得又有什么用。身为官奴婢,这辈子想来是用不着了。”她看了曹苗一眼,抿抿嘴,又道:“除非王子将来继承了爵位,能除了婢子的奴籍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能吗?”曹苗不紧不慢地说道,看不出太多的情绪。

    青桃迟疑了片刻,转到曹苗身前,跪倒在地。“恕婢子多嘴。王子若能好起来,就算不能继承爵位,封公封侯也是意料中事。真有那么一天,婢子们不管脱不脱奴籍,都能过得比现在好些。”

    红杏站在一旁发愣,直到青桃扯了扯她,她才反应过来,跟着跪在曹苗面前。

    曹苗打量着青桃,脸上没什么表情,心里却闪过一丝不安,甚至有些恼怒。很显然,青桃已经感觉了异样,她在借机试探,甚至刚才主动请求侍寢也是如此,自己一时不慎,已经露了破绽。

    不能轻视古人啊。你以为她是无足轻重的龙套,谁知道她却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。

    不过曹苗转念一想,又坦然了。不管自己的破绽有多大,青桃又有多聪明,想必她不会想到穿越这种事。就算再变,我也是曹苗,是她的主人。我如果强大了,对她只会有好处,不会有坏处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小心侍候着。等我封公封侯的那一天,为你们脱籍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子。”青桃喜极而泣,连连叩头。红杏虽不明白,却也知道是好事,也跟着叩头。曹苗看着两个衣着清凉的未成年少女在自已面前俯仰,又不能故意挪开眼睛,不免尴尬,小野兽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青桃眼角余光瞥见,脸上泛起微红,伸手抚上曹苗的膝盖,手指有意无意的轻挠,眼神也多了几分湿润。“王子,婢子……真的瘦得硌人吗?”

    曹苗大窘,强作镇静,沉下脸。青桃吓了一跳,连忙收回正向前试探的手,讪讪起身,在水盆里濡湿了布巾,继承为曹苗擦拭身体。

    曹苗生怕再出意外,保持着冷漠,一言不发,直到青桃、红杏出了门,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他关上房门,定了定神,调整呼吸,抻筋拔骨,为今天的行动热身。

    当他准备得差不多时,阿虎回来了,推门而入,面带喜色。

    “王子,防辅吏和韩东咬起来了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