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魏影帝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1章 孙子十三:用间第(1/1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曹苗被禁了足,不能正大光明的去探查地形,只能略作调整。shubao22.la

    他决定先读一点书,熟悉一下这个时代。

    曹苗本人受的教育有限,只完成了基本的启蒙,读过一些《论语》《孝经》,发病后就没怎么读过书,就连之前读的都忘了不少。他前世倒是受过教育,只是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学外语上,母语反倒学得一般。

    进了戏剧学院以后,他倒是在文学方面下了点功夫,尤其是古诗词。后来做演员,演了一些古装剧,对历史也有了一些粗略的了解,算是粗通文史。记得当时对如今的父王曹植崇拜得五体投地,背了不少他的诗赋。也正因为这些积累,他才能得到导演的认可,接下新剧中曹苗这个重要角色。

    如今炒房炒成了房东,体验生活成了穿越,他对曹植的观点有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这人太怂,不顶用。求人不如求己。要想改变这种局面,过上真正的好日子,还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改变这个时代之前,先要融入这个时代。想融入这个时代,多少要读一点书,不管什么时候,文盲是不会有什么出路的。

    晚饭后,天下起了雨,电闪雷鸣,既不适合静坐养气,也不适合行拳,曹苗便坐在了书案前,大声招呼青桃磨墨、红杏焚香,本王子要读书。

    青桃仿佛早有准备,应声问道:“王子要读什么书?”

    曹苗愣了一下,想起书架上仿佛有《孙子兵法》,便道:“《孙子兵法》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篇?”

    曹苗转头看了一眼,顺口说道:“用间。”他之前准备的新剧就是一部古装谍战剧,里面提及《孙子兵法》中的《用间》,他为此做了一些案头准备,不算一无所知,说不定还可以秀一下。

    青桃起身,到书案前取下一只青囊,拉开丝绳,从里面取出一卷竹简,摊在曹苗面前。曹苗只看了一眼,打算秀一下的雄心壮志便被大雨淋了一般,只剩一缕青烟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这是汉字,但我就是不认识。

    三国时代不应该是楷书了么?钟繇的《宣示表》我也是见过的,为什么这些竹简都是篆书,还写得密密麻麻,让人密集恐惧症发作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曹苗有点恼羞成怒,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青桃探头看了一眼,顿时面色一变。“王子恕罪,是婢子疏忽,拿错了。”迅即收起竹简,回到书架前,换了一卷,重新摊在曹苗面前。

    这次是隶书,字迹依然不大,却极是娟秀,比前世剧组请来的专业人士还要强上三分。

    “好书法。”曹苗缓了脸色,由衷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青桃低了头,默不作声。红杏却说道:“王子,这是青桃姊姊的书法呢。不仅这一卷,这屋里的书都是她一个字一个字抄录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多嘴!”青桃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红杏立刻闭上嘴巴,漆黑的眼珠溜溜的转着,想笑却又不敢。

    曹苗瞅瞅青桃。“你还认识篆书?”

    “粗略识得几个。”青桃低着头,一边磨墨一边轻声说道。她磨墨的手法很熟练,纤纤三指捏着研子,看起来像是没什么力气,却极为流畅,砚中墨水荡漾,却没有一点溢出,比阿虎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见青桃无意多说,曹苗也没再问,对一个婢女太过关心不符合他疯王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《用间》内容并不多,只有二十多支简,五六百个字。只是曹苗很不习惯这种书写方式,一个字一个字的辨认、琢磨,倒是用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读完最后一句“此兵之要,三军所恃而动也”,他忽然心中一动。最近京师有谣言,说西巡长安的天子驾崩,大臣欲拥立曹植为帝,会不会和北伐的诸葛亮有关?

    曹魏有以宗室为大将的传统,之前有夏侯惇、夏侯渊、曹仁、曹彰,现在有曹真、曹休。可是有一个人却一直没得到机会,或者说,是他自己没抓住机会。

    那就是自家父王曹植。

    曹植从小随军,跟着曹操东征西讨,他是知兵的。只是年纪比较小,一直没有机会。他二十三岁时,曹操给了他第一个机会:留守邺城,还特地以他自己当年二十三岁作顿丘令做比喻,可见期待之重。

    即使后来曹丕被立为嗣子,曹操依然给了曹植统兵的机会,让他率部增援樊城,解救曹仁。

    当时关羽水淹七军,威震华夏,如果曹植没有这样的能力,曹操不会做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只可惜,曹植喝醉了酒,错过了这个机会,从此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虽然曹植间歇性的犯浑,做一些莫名其妙的蠢事,但他的才华天下皆知,诸葛亮也不例外。据史料记载,曹植和诸葛亮是通过书信的。以诸葛亮的谨慎,他不会不防备曹叡重新启用曹植,事先传播谣言,挑拨离间,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    诸葛亮善用间并不是什么秘密。孟达被司马懿攻杀,很可能就是诸葛亮用间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是敌人,这么做无可厚非。可是自家父子躺枪却有点冤啊。

    一想到和诸葛亮成了对手,曹苗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他演过不少戏,经常要代入人物当时的处境,分析人物可能的情绪和反应。以这种方式分析诸葛亮,他固然能理解诸葛亮的无奈,也更清楚诸葛亮的高明之处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他绝不愿意成为诸葛亮的对手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想做诸葛亮的队友。

    如果谣言是诸葛亮安排的间谍放出来的,那么这个间谍是什么样的间谍?是潜入曹魏的蜀汉间谍,还是从曹魏内部策反的间谍,又或者根本就是曹魏内部对曹植不满的人,只是被诸葛亮利用了而已?

    曹苗越想越觉得有必要尽快与韩东面谈一下。不管用什么方法,都要撬开韩东的嘴,搞清楚是谁在背后作祟。想要反击,总要知道敌人是谁。

    见了面,又该如何说服韩东合作?是用强,还是用计?

    曹苗想起了那枚玉枭印,鼻端仿佛又闻到了一缕幽香,神秘,带着致命的诱惑力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