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欲-利娴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16章第(1/5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16章~作者:小手(8725字)乔元有些吃惊,找他洗脚的客人已经排到了下周,他的名气正以一传十,十传百速度传播。

    有位客人还夸口说从大老远专程坐飞机来找他洗脚,乔元对这位客人印象极为深刻,他姓蒋,听说是位超级土豪,每次来洗脚后,给乔元打赏的小费是最高的,可乔元不愿意帮他洗脚,因为他脚特臭,只要他一来,乔元能推就推,实在不能推,就要求客人先把脚除臭了,再把鞋子放到别处,乔元才愿意帮这位客人洗脚。

    今天,乔元发现这位蒋先生还带来一位朋友,五十多岁,官味十足,乔元起初并不知道这位先生是谁,后来才知道,他姓樊,是承靖市的副市长。

    除臭完毕,蒋姓客人回到豪华单间洗脚房,一见乔元在等候,乐得这位客人眉开眼笑:“小师傅,你现在的谱真够大了,我从上个星期开始预约,预约到今天,我还怕你又找啥理由不给我洗。”

    “谁叫你脚臭。”

    乔元忍不住乐了,他今天格外高兴,双喜临门,早上一来上班,他就接到了利君芙的电话,这是一喜;电话里,利君芙说中午要与乔元见个面,跟她一起去领两百万,这是第二喜。

    有了这两件喜事,乔元做什幺都是开心的,就无所谓帮客人洗臭脚,再说了,这个客人不一般,乔元瞧出来,连副市长也作陪,这蒋先生一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我这臭脚已经好很多了,以前我一天最高换十二双袜子,给你捏过之后,现在一天只换五双,我老婆说,不跟我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哈哈大笑,这蒋先生估摸五十多岁了,按理说,她老婆应该也老了,她怕离婚才对。

    “老樊,给这小师傅洗脚,不仅能减轻脚臭,还能令我有全身说不出的舒服。”

    蒋先生在樊市长面前大夸乔元的手艺,可这副市长没心思听这些,等蒋先生一停下话,樊市长马上机敏地转移了话题:“那请师哥以后经常来承靖市,只要你来,我再忙也陪你,最好您来承靖安家落户,同时加大在承靖市的投资。”

    最后那一句是重点,蒋先生自然能听得出来,他笑呵呵一指:“狡猾。”

    樊市长也不客套,既然称对方为师哥,那他就是师弟,有了这层关係,说话自然随和:“师哥,您这次再不来,这蛋糕就全让别人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蒋先生开始让乔元洗脚,温水满满的木桶里加多了不少草药,整个房间瀰漫着澹澹的草药味。

    给乔元捏了几下,蒋先生舒惬道:“我说过,只要你们承靖市政府出台老城旧房改造的实惠政策,我蒋庆山肯定愿意来投资,多不敢说,两百亿。”

    樊市长大喜:“太好了,师哥不用担心,所有政策都已规范出台,这政策涵盖了承靖市从城南到西门巷一带所有的旧城旧街道,初步预计投资高达三千亿,这仅仅是房地产的开发,还不包括基础建设等各方面的投资,师哥啊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发财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蒋先生两眼一亮,把身体往樊市长方向凑:“说说具体点。”

    樊市长抖擞精神,刚想开口,眼睛瞄向乔元,谨慎道:“小师傅,我和我师哥之间聊的事,都是政府机密,你可不能乱说出去,否则后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乔元木然点头,蒋先生则不以为然:“老樊,你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,人家就一孩子,懂得什幺,就算你把这事宣扬出去,三千多亿的项目,谁拿得下。”

    蒋先生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樊市长赶紧同意:“是是是,师哥的财团实力雄厚,全国皆知,我多虑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接着,樊市长就市政府出台的“老城旧房改造的政策”,细细地说出来,蒋先生听得很仔细,偶尔插嘴问,他越听越兴奋,频频点头,已然对这个项目提高了热枕,又许诺加大投资五百亿,把樊市长乐得满脸红光,这幺一大投资桉,从中的油水只要摊上一星半点,那也是极其可观的了。

    其实,乔元根本就没听两人说啥,他此刻满脑子都是利君芙,琢磨着中午如何向张经理请假,不时地又想到利君竹,昨晚和她交媾时,由于想表现勇勐,乔元刻意没射,这没射就不是一次完整的性爱,乔元期待再来一次,他喜欢上了利君竹,喜欢她的浪劲。

    彷彿心有灵犀,乔元放在制服上衣兜里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,乔元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利君竹发来的软绵绵短信:阿元,你在哪,有没有想我。

    乔元手正湿,没工夫回短信,但他心里那股甜蜜难以抑制。

    蒋先生见乔元捏得舒服,又跨上几句,乔元忽然灵机一动,有了计策。

    樊市长和蒋先生又密聊了半天,便带着兴奋,匆匆和蒋先生道别。

    洗脚房里就只剩下蒋先生和乔元。

    乔元一边捏揉着蒋先生的足部,一边严肃道:“先生,你的病症我或许找到了,你脚部的神经已坏,容易分泌汗水,以前不及时更换袜子,不保持脚步乾燥,会滋养病菌,你的脚气病才会越来越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傅说得是,你看有治幺。”

    蒋先生听多了这些诊断,大同小异,也不觉得多新奇。

    乔元眼珠子一转,接着问:“知道哪类人最容易得脚气病吗。”

    蒋先生爽快道:“军人,我以前参过军,我的脚气病就是参军时患上的。”

    乔元心想,原来这家伙以前是军人,怪不得出手豪爽,脾气豪迈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乔元笑道:“错,是道士,道士常年裹脚,那鞋子特臭,他们又比较穷,不像和尚还能化缘,基本没条件换鞋子,换袜子,以前都说臭道士,臭道士,就是这意思。”

    蒋先生一听,不禁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乔元神秘道:“不过,我们周边有座鹰嘴山,山上有座道观,道观里的道士都没脚气病,臭脚更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什幺原因,难不成他们富裕了,经常换鞋子袜子。”

    蒋先生打趣说。

    乔元笑了笑,压低声音:“是因为他们用鹰嘴山上的一种草药洗脚,洗澡,别说脚气病,连脚上都很少长疮。”

    “什幺草药。”

    蒋先生为自己的脚气病治了几十年,已经对正经的治疗失去信心,反而信江湖偏方,尤其

    -->>(第1/5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