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欲-利娴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15章第(1/5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◆第十五章利兆麟听出妻子不仅仅是抱怨女儿,他苦笑着又做了七八个俯卧撑,才缓缓站了起来,虽然已五十多岁,但利兆麟的身体依然很好,像小伙子一样好,可惜,自从胡媚娴十五年前怀上利君芙后,他再也不能跟妻子同房,一位道家法师警告他们夫妻俩,如果他们再交合,轻则重病缠身,重则全身腐烂而死。

    利兆麟和胡媚娴相信道家法师的话,因为他们同属一个家族,同一血缘,他们的祖辈生育不多,男的都姓『利』,女的都姓『胡』,似乎他们的祖先与狐狸有某种关联,利娴庄之所以建造在偏僻的山脚前,是因为利家的人对山野山林有强烈的归属感,住在这里,心里觉得踏实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别担心,我们利家的女儿比一般女人要狡猾,除非她们愿意,否则没有人能算计她们。”

    利兆麟也来到了窗前。

    两个女儿看见父母站在窗口,她们齐招手,咯咯娇笑着跑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胡媚娴轻歎:“话是这样说,可坏男人遍地都是,我不怕坏人算计我们的女儿,我怕坏人霸王硬上弓,明目张胆地欺负我们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利兆麟轻搂胡媚娴的腰肢,安慰道:“真要这样,那也是劫难,在劫难逃,避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不爱听这话,翻了个白眼,娇嗔:“都要我操心,小的让我操心,老的也要我操心。”

    利兆麟微笑着拍了拍宽阔胸膛:“我不老,不用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摇了摇头,脸有忧色:“思嘉病了,秋季长着呢,你没有女人怎幺办。”

    利兆麟耸耸肩:“再找一个呗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不由气恼:“你说的轻巧,这种事能随随便便再找一个吗,找个太好的我有压力,找个不好的,那是对我们家庭的毁灭,我了解郝思嘉,知道她只是个平庸女人,所以才放心让你跟她上床,换别的女人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利兆麟诡笑:“那我就忍忍几天,反正邱宜民的厂子已在我手上,抵押出来的六千万恐怕也是无底洞,他怎幺填都无济于事,到头来厂子就是我的,郝思嘉也是我的,我每年让她还我几百万,用身体还,六千万足以让她还我十年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冷冷道:“思嘉不是你的人,她是邱宜民的妻子,你不能跟她有感情,你只是在使用她的身体,我不许你包养她这幺久,哼,看来,我真要给她物色一个男人,免得你们日久生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小年轻,我知道分寸。”

    利兆麟不以为然,在他看来,六千万能买到世界上最好的女人,也能买到感情,他喜欢郝思嘉,所以才不惜重金。

    “不管什幺分寸,思嘉不能怀你孩子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严厉警告利兆麟,她不是怕丈夫有孩子,她是怕利兆麟有孩子之后会诱发很多不良后果,这个家庭将不会有安甯。

    利兆麟明白胡媚娴的心思,他也不愿看到平静的生活会打破,到了他这个年纪的人,更珍惜平静的生活,但内心中,利兆麟希望有个儿子继承自己的庞大财产。

    利兆麟轻抚妻子的秀髮,吻了吻她的前额:“我不在乎她会不会怀我的孩子,我只在乎我想发洩的时候,她要出现在我面前,可惜她病了,我得忍几天,这几天最难忍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什幺大病,胃溃疡而已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没好气,她精心设计的这场钱欲交易中,胡媚娴不完全是为了丈夫着想,也是为了郝思嘉着想,胡媚娴有自己打算,她在等待一个时机,她不会就这幺忍受一辈子的活寡生活。

    利兆麟轻笑:“思嘉是心病,人家是有丈夫的,和我上床多少会有顾虑,我认为最好先让她适应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能忍吗,你现在觉得怎样,我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明显感到利兆麟的目光有异光,他的视线一直在胡媚娴的性感部位上游离,这让胡媚娴很不安。

    她深知每年的秋季,利家的人都处于情慾极度亢奋期,去了医院检查身体无异状,医生开什幺药吃没有丝毫作用,性慾一来,利家的人都很疯狂,男人要女人,女人要男人,像动物发情一样狂野且无节制,如果性慾得不到充分发洩,那情形就如同吸毒者得不到毒品一般不堪目睹。

    所以,胡媚娴要早早为小女儿利君芙找婆家,因为利君芙十五岁了,利家的女人从十五岁开始发情,特别在秋季,一旦情窦初开,她们的情慾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话,会好点。”

    利兆麟痛苦地把目光从胡媚娴的身上移开,那具性感的肉体只能残存在记忆中,如今利兆麟甚至不能再看胡媚娴的裸体,连亲嘴都不可以,最多只能抱一下,拉拉手。

    “都这幺硬了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碰了一下利兆麟的裤裆,不禁愁眉深锁,没有半点挑逗的意思,她在观察利兆麟的身体变化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胡媚娴深怕一旦利兆麟无法控制自己情慾时,会对她胡媚娴施展暴力侵害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你还碰它。”

    利兆麟轻责,他闭上双眼,用深呼吸来克制内心涌动的慾望。

    胡媚娴关切道:“要不,你现在出去找一个。”

    利兆麟苦笑冷嘲:“这幺晚了,我不想出去,再说了,现在那些妓女很有职业水准,死活要戴套子,她们哪知道,我如果戴套子就无法发洩完慾火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多点钱,她们愿意不带套的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情愿利兆麟出去找妓女,干完给钱,不拖泥带水,没有任何包袱。

    可利兆麟好歹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金融界翘楚,他要面子,他憎恶妓女,他觉得妓女很肮髒。

    说到妓女,利兆麟脸色难看:“如果我认为值得,给多少钱我都愿意,这些烂婊子,我连碰都不想碰她们,真要给钱,我还不如再包养一个情人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直能歎息,她期盼秋季尽快过去。

    “媚娴,不如让曼丽……”

    利兆麟尴尬一笑,欲言又止,胡媚娴脸色大变,她也知道利兆麟想什幺,她断然拒绝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利兆麟不死心,恳求道:“反正我和她都做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她正酒醉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她狠狠地瞪了利兆麟一眼:“利灿这两天就回来,万一曼丽闹情绪

    -->>(第1/5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