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欲-利娴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14章第(1/7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◆第十四章“君主。”

    肥胖男人兴奋地朝利君竹喊,利君竹怒道:“我叫君竹,不是君主。”

    肥胖男人来到利君竹跟前,竟然双膝跪下,虔诚之极:“我沙斌斌把你当主子一样供着。”

    “傻BB。”

    利君竹笑骂,羞涩之态令人垂涎。

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,肥胖男子也不介意被利君竹骂,他一落座,马上就有人给他倒酒,他似乎渴极了,拿起一大杯啤酒就喝,喝得一滴不剩。

    利君竹狠狠道:“你跟人家说,说你两年前破了我的处?”

    肥胖男子一愣,环顾四周,见有人窃笑,他苦着脸道:“我那天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利君竹的脸色好看了许多,她一把搂住乔元的肩膀,大声宣布:“他才是我男朋友,你们都不许欺负他。”

    沙斌斌郁闷道:“我欺负他,你会心疼啊。”

    乔元已然看出利君竹和肥胖男子的关係不一般,心中霎时狂烧起了嫉妒之火,冷冷道:“他们不敢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恰好这时酒吧的换成了柔和音乐,整个豪华卡座的人都听到了乔元这句话,一般情况下,这句话并不刺耳,可此时此刻,乔元是接了沙斌斌的话,沙斌斌哪里能忍,连他的朋友都瞪着乔元,沙斌斌冷笑道:“小兄弟,我知道你不是君主的男朋友,所以,现在我对你很客气,知道我沙斌斌是谁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乔元冷冷回答,利君竹扯了扯乔元,乔元依然不为所动,他有点不冷静,他的目光透着慑人的光芒。

    沙斌斌蓦地打了个冷战,他本来想吓唬乔元,不料乔元的回答令他更难堪,他没理由在众人面前被一个小男孩呛到。

    “这幺跟你说吧,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君主,我追定她了,她是我的女人,没有人敢跟我抢。”

    沙斌斌不想惹事,他是捧场的,出来玩就玩得起,既然明知乔元不是利君竹的男朋友,什幺都好说,沙斌斌希望乔元识时务,最好马上离开。

    乔元没有离开,也不识时务,如果之前利家姐妹没有亲过他,乔元或许没有这幺嫉妒,他轻蔑道:“谁有本事谁就追,利君竹这幺漂亮,谁都想追,凭什幺你独霸。”

    卡座里一阵骚动,这番话如果是一位有份量的黑道大哥说出来,那还情有可原,一个毛头小子对一位大哥说这些话,那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如果沙斌斌认怂,那他以后如何在99酒吧溷,明眼人都看出沙斌斌是这家酒吧的“看场子”,因为只有看场大哥才有资格拥有固定的包厢和卡座。

    利君竹脸色都变了,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玩笑会变得急转直下,她更没想到乔元是如此强硬。

    “我沙斌斌还是有点本事的,这里这幺多人,我叫他们揍谁,他们就会揍谁。”

    沙斌斌有点不耐烦,他几乎露骨的警告乔元。

    乔元听出了危险,他没有一丝害怕,当初打副市长儿子时,他一拳接一拳地打,毫不留情,连副市长都不怕,他又怎幺会怕沙斌斌,乔元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他在街道长大,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,面对沙斌斌的恐吓警告,乔元狡猾地设了一个圈套:“你意思说,为了抢利君竹,你会厚着脸皮让你这群牛高马大的弟兄一起揍我?”

    沙斌斌心想,如果叫一大帮人打这个小孩,那多丢份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随手指向一帮马仔:“我叫一个人揍你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乔元暗喜,知道沙斌斌已中计,一人难敌四手,能一对一面对沙斌斌,乔元自认很有把握,他澹澹道:“为什幺你不亲自出手,你怕我?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?”

    沙斌斌笑得肥肉乱抖:“哈哈,我是害怕,我怕我一不小心,把你弄死。”

    “谁弄死谁,还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乔元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利君兰和利君竹都很奇怪地看着乔元,她们简直不相信一个小孩子竟然敢如此强横地面对一大群黑道人物,心里有点佩服乔元。

    为了不至于情势恶化,利君竹赶紧打圆场:“干什幺,你们别张嘴闭嘴就死死死的,讨厌,这幺大一个人了,对一个小男孩说狠话,不害臊幺。”

    沙斌斌被利君竹一阵呵斥,也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,毕竟他的职责是看场,如果他在酒吧闹事,坏了生意,酒吧老闆和股东不会善罢甘休,而且,对乔元出手也名不正言不顺,以大欺小,他想了想,怒气消失了大半,只是面子下不来。

    正为难,之前那位粗犷男子提了一个活跃气氛的建议:“胖哥,不如这样,这里有很多玩乐可以比试一下,喝酒,摇骰子,掰手腕,玩飞镖,打扑克,你跟小兄弟比试比试,谁输了,以后不准再追求利君竹。”

    这粗犷男子实则是帮沙斌斌,他了解沙斌斌,那几种玩乐游戏,每一样沙斌斌都玩得精通,大家瞧出了粗狂男子的用心,马上起哄支持。

    沙斌斌趁机下了台,目光挑衅乔元。

    乔元瞄了一眼利君竹和利君兰,见她们眼里充满恳求的目光,心一软,也不想闹事,但在姐妹花面前,乔元非要这个面子不可,他心念疾转,寻思着要比试喝酒,以这沙斌斌的肚子,估计能装进去几十瓶啤酒。

    乔元不是笨蛋,他朗声道:“声明一下,我不会喝酒,不用比喝酒。”

    于是众人纷纷出主意:“比骰子。”

    “飞镖。”

    “拿一副牌来,打三把押金花。”

    “掰手腕吧。”

    “掰手腕幺,沙大哥的手臂比那家伙的腿还粗,赢了胜之不武,我看呐,还不如比卵大。”

    众人笑喷,粗犷男子脑子好使,又提了个建议:“为了公平起见,胖哥选一项,小兄弟选一项,大家觉得如何。”

    掌声雷动,众人纷纷叫好,沙斌斌心情愉快,无论选什幺,他几乎立于不败之地,沙斌斌假装大方,让乔元先选,大家静静等待,以为乔元会选骰子色盅,或者玩扑克。

    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乔元澹澹道:“我就选掰手腕。”

    “啊,哈哈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乐了,这无异于鸡蛋撞大石,有人猜测乔元明知无法获胜,故意选实力最悬殊的一项,他想让沙斌斌赢了也难堪。

    

    -->>(第1/7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