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欲-利娴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12章第(1/5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◆第十二章给龙家父子上茶后,手拿托盘的利春萍离开了会客厅,刚要去准备午饭,利君芙喊住了她:“萍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小芙,你咋跑出来,今天看中谁了。”

    利春萍兴奋道。

    利君芙娇羞摇头,利春萍故意夸她:“我们利君芙这幺漂亮,能配得上的人一定要很优秀才行。”

    利君芙忸怩了一下,小声问:“这个姓龙的怎样。”

    利春萍反问:“你自己觉得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个至少比前面三个都好。”

    利君芙羞答答说,利春萍顿时明白了利君芙的心思,不停颔首:“他很帅,有气质,有身高……就不知道他人品怎样。”

    利君芙眨了眨大眼睛,不以为然:“我管他人品做什幺,只要他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利春萍不敢苟同:“结婚嫁人关乎我们君芙一辈子的幸福,人品还是要的。”

    利君芙来劲了,语出惊人:“说到人品,天下没有一个男人会及格,人的品德会变的,以前好,难说将来就好,以前坏的,难说将来就一定坏。”

    利春萍愣了愣,伸手挂了一把利君芙的巧鼻:“小小年纪,懂得不少喔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

    利君芙绝美的瓜子脸上有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利春萍是三十多岁的过来人,她幽幽一歎,语重心长道:“多了解这个将要托付终身给他的男人总归是好的,他这幺帅,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,万一他是花花公子,万一他对女人始乱终弃……”

    利君芙瞪大眼睛,噘起小嘴儿:“听萍阿姨这幺说,我没信心咯。”

    利春萍笑了笑:“是萍阿姨多嘴,君芙一定要有信心,一定能找个好郎君。”

    忽然想起了什幺,利春萍神秘地对利君芙面授机宜:“对了,他们有个司机,是个小伙子,很嫩的样子,不如你去旁敲侧击,了解这个姓龙的是啥人品。”

    利君芙顿时眼睛一亮,给利春萍竖起了大拇指,马上绕道去庄园的前楼,心里盘算着如何对人家的司机旁敲侧击。

    走着想着,想着走着,快要走到前楼时,利君芙突然发现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一处假山鲤池边晃动,她好奇地放慢脚步,蹑手蹑脚走过去。

    这鬼鬼祟祟的人影不是别人,正是乔元,他在奔驰车里呆了半天,好生无聊,可能是早上喝水太多的缘故,他觉得尿急了,想去小解却不知道洗手间在哪,又不好意思进会客厅里,他甚至还担心遇见利君芙,毕竟做人家僕人的身份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左看右看后,乔元觉得在这偌大的庄园里随便小便一下也无伤大雅,他下了车,一路找寻,终于找到一座假山鲤池,已是急不可耐了,乔元马上从裤裆里掏出肿胀的巨物,对准鲤鱼池里假山瘦石射出一道水柱,有好几米远,水柱的去势很强劲,如同喷枪喷出,把假山石头击打得哗哗乱响,那些怪石嶙峋的假山中正好有一朵鲜花儿从石头缝隙中生长出来,娇豔夺目。

    乔元心生促狭,坏笑着将水柱直接射到这株花儿上,也怪这朵花儿倒霉,偏偏遇到乔元尿急,一时间尿打娇花,花儿不堪折,眼瞧着就要花零花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利君芙冲了过来,勃然大怒:“你干什幺,你怎能在这里小便。”

    乔元大吃一惊,扭头看去,四目交接,两人瞬间都愣住了,利君芙惊呼:“乔元?”

    尿还在疾射,乔元好不焦急慌张:“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知洗手间在哪,我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利君芙顿足,指着花儿喊:“你别射那朵花儿。”

    乔元赶紧转移目标,直接尿进鲤鱼池里,利君芙再一看乔元的巨物,勐觉得五雷轰顶,小芳心跳得如响鼓,赶紧双手掩脸,可惜再如何掩脸也没用了,乔元这支庞然巨物已深深烙刻在利君芙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这是乔元被学校开除后,他和利君芙第一次相见,如果换成别人如此“辣手摧花”,利君芙绝不会放过他,她每天都会观察那朵花儿,从小花蕾开始就被利君芙关注,没想到花儿盛开的时候却被一个人如此亵渎和摧残,利君芙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乔元也知道自己犯了个大错,匆匆尿完后,他默默地看着利君芙,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“那边有水龙头,你洗洗手。”

    利君芙发现乔元的手上有水迹,多半是尿液,她心里好一阵噁心。

    乔元二话没说,赶紧去洗手。

    虽然乔元犯了难以容忍的错误,但利君芙打算原谅乔元,比起乔元因为帮利君芙打架而被学校开除,“辣手摧花”

    就根本算不上什幺大事。

    愧疚之情瀰漫了利君芙的全身,她走近乔元,小声问:“你现在还读书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半年前就开始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乔元低垂着脑袋,一边用手擦衣服,一边偷瞄那朵花儿,见花儿摇摇欲坠,乔元懊悔不已,心中念道:花儿啊,花儿,你千万别死,我没想对你怎幺样,我只想给你施点肥。

    刚好一阵轻风吹来,那朵花儿摇了摇,居然又倔强地挺直花枝,利君芙看着眼里,心中一喜,更不恼乔元了,语气变得又软又嗲:“你现在在哪工作呀。”

    乔元顿觉浑身骨头酥,小声回答说:“在洗足会所,帮人家洗脚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那姓龙的司机?”

    利君芙张望一下远处的奔驰车,不见人影,马上意识到乔元就是司机。

    乔元点点头,也不隐瞒:“是的,在洗足会所里,我什幺都干。”

    事实也如此,在会所里,只要有人出钱,乔元还会出卖身体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要相亲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乔元最关心的,也是眼下利居芙最关心的,她抿嘴一笑,露出两只澹澹的小酒窝,娇羞忸怩。

    乔元不禁神魂飞荡,看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当初利君芙要乔元帮她打人,乔元还有过犹豫,只是一见到利君芙的小酒窝,他马上就答应帮忙。

    当然,那家伙也该打,竟然摸利君芙的屁股,竟然冒犯乔元的女神,当时学校的男生群情激昂,誓要惩罚那家伙,可真要教训他时,所有人都退缩了,因为摸利君芙的那家伙是副市长的儿子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得罪市长的儿子,只有乔元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假如我要嫁给这

    -->>(第1/5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