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欲-利娴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11章第(1/6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◆第十一章躺在病床上的郝思嘉正瞪着刚刚走入病房的乔元,芳心总算鬆了下来:“我差点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乔元把车钥匙放在病床前的小柜上,不解道:“为什幺,医生可不许你偷跑哦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伸来个懒腰:“你不来陪我,我肯定回家,一个人在这里,闷死了。”

    乔元奇怪道:“我不是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冷冷说:“应该早点来。”

    乔元心想:有没有搞错,我可不是你家保姆,又不是你请来的陪同,我能来就不错了,还对我有意见,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心里不满,脸上却笑眯眯的:“我今晚睡哪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挪了挪身体:“暂时睡我旁边,我跟护士要多了一套病号服,你换上吧,我第一天住院,可能睡不着的,你陪我聊天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指病房里的小沙发,沙发上放着一套病号服。

    乔元暗暗叫苦,心想,你不睡,我要睡,我明天还要去上班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郝思嘉美丽娇媚,楚楚可怜的样子,乔元心软了,二话不说,拿起病号服走入洗手间换上。

    病床有点窄,郝思嘉也知道一男一女睡在这床上难免有身体接触,奇怪是,郝思嘉竟然对乔元不避嫌,除了乔元年纪小之外,最重要的就是乔元抱着郝思嘉狂奔了很远,把她送进了医院,这是实实在在的安全感,是乔元救了她郝思嘉,所以郝思嘉对乔元有强烈的信任,要不然,她也不会把满满一袋子的钱交给乔元保管,也不会把价值几百万的豪车让乔元开,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或许不需要时间积累,只需要一次刻骨铭心的互动。

    “这幺胆小,不是有护士值夜吗。”

    乔元嘟哝着,整个病房笼罩在怪异的气氛之中,他和郝思嘉肩并肩仰躺,光这是这副画面就令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护士是女人,你是男人,你应该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的话是不讲道理中的道理,无可辩驳。

    乔元只能闭嘴,两只眼睛瞪着天花板,彷彿上面能掉什幺东西下来。

    郝思嘉幽幽一歎:“想不到我郝思嘉病倒的时候,是一个刚认识的小男孩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公呢。”

    乔元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“他要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重要还是你重要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澹澹道: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工作重要,没有工作就没有钱,没有钱,他就算整天陪着我也没意义。”

    乔元更好奇了,他侧过身,看着郝思嘉:“你这幺在乎钱幺,我见你很有钱了啊,袋子里全是钱,又开得起豪车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的嘴角露出讥讽之色:“看跟谁比了,跟你比,我算有钱。”

    又一深歎,她也侧过身来,与乔元面对面:“我现在好想好想有一大笔钱,我不愿委屈自己,我不想跟自己不喜欢的男人上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爱你老公了?”

    乔元似懂非懂,他并不了解郝思嘉的实际苦楚,为了挽救丈夫的事业,她做出了牺牲,她将要在未来的两三个月里,尽可能地跟有钱男人上床,换取金钱,帮助她丈夫渡过事业难关。

    郝思嘉还暗暗打定主意,只要丈夫这次渡过难关,她就跟丈夫离婚,因为纸终究包不住火,她跟这幺多男人上床,将来肯定会有诸多流言蜚语,与其到时候百般解释,不如提前离婚,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再则,郝思嘉对邱宜民产生了一种难以解释的隔阂,这种隔阂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翻了个身,郝思嘉怔怔地瞪着天花板:“我不知道爱是什幺定义,反正我对他没了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幺不离婚,我妈妈就整天嚷着要跟我爸爸离婚。”

    乔元在感情上还是有幼稚,他哪体会到男女之间那种複杂的情感。

    郝思嘉歎息:“你怎幺知道我不想离婚,其实,女人离婚很丢脸的,不到忍无可忍,都不愿离婚。”

    乔元道:“我妈妈也是为了钱才跟我爸爸闹离婚,我现在也很想很想有一大笔钱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侧脸过去:“我借给你。”

    谁知乔元摇了摇头:“不要,穷人借钱给穷人有什幺意思,我倒想借给你,思嘉姐,我以后会很有钱的,你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翻了翻白眼:“信,等你有钱想借给我的时候,我可能已八十九岁了。”

    乔元咧着嘴笑:“你胃还疼吗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

    乔元小声道:“思嘉姐,我……我想和你做爱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正在神思游离的郝思嘉一开始没听清,随即触电般侧身过去,惊叫道:“你说什幺。”

    乔元依然咧着嘴笑,像狗头煮熟的时候,永远笑不停,还口吐狂言:“听说做爱能止痛,我怕你痛的难受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又羞又怒,这是她听过最无耻的解释,见乔元这副表情,郝思嘉的怒火渐消,反正她今晚就是找人陪她解寂寞。

    想了想,郝思嘉认真道:“可我总不能一直跟你做爱下去,你一停下来,我又觉得痛了,那怎幺办。”

    乔元马上说:“我可以一晚上做不停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再也忍不住大笑,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:“怪不得孜蕾和曼丽说你坏,我说你不是一般的坏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乔元果然很坏,他贴近郝思嘉,小声道:“思嘉姐,我会让你很舒服的,我那地方很大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一脸红晕,半怒半笑:“住嘴,你现在已经很过份,要不是看在你救我的份上,我早赶你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说需要男人保护。”

    乔元当然不想被赶走,他打心眼喜欢郝思嘉,喜欢她的玉足,喜欢她的优雅,喜欢她的娇俏。

    郝思嘉哼了哼:“我需要男人保护,不需要色狼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说男人都是色狼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笑得郝思嘉的肚子都疼了,她一边笑,一边用粉拳打乔元,突然,有手机铃响,一听这铃声就知道是郝思嘉的电话,她伸手去拿手机,迅速接通,是邱宜民打来的电话,内心中,郝思嘉有一丝宽慰,她需要人关心。

    “嗯,准备睡了,你今天跟利兆麟谈得怎样。”

  

    -->>(第1/6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