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欲-利娴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07章第(1/6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◆第七章一大早,承靖市民从承靖早报上看到一则新闻:今天凌晨四点左右,本市交通要道华西路发生一起车祸,一辆价格不菲的兰博基尼高速撞上一辆出租车,造成了三人受伤,出租车严重损坏的交通事故,所幸没有人死亡,据悉,肇事者乔某已投桉自首,事故仍在调查之中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被媒体骚扰,王希蓉在龙学礼那些马仔的安排下,住进了莱特大酒店,这家大酒店与『足以放心』洗足会所有密切的业务联繫,酒店客人想洗足,酒店就安排客人去『足以放心』;会所的客人希望特殊服务在酒店进行,会所就会安排客人去莱特大酒店,两家彼此互补,联手发财。

    龙申和龙学礼父子都是这家五星酒店的高级会员,王希蓉已知晓乔三鲁莽撞车后,正恨得唉声歎气,数落自己命苦。

    乔元特意跟洗足会所请了一天假陪母亲,他父亲乔三已正式被警方羁押,龙家指派的律师迅速到位,一切都在走法律程序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王希蓉和乔元这娘俩也放下心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“阿元,住这幺高级的酒店双人间,很贵吧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惊歎酒店客房的豪华,她羡慕这一切,她恨不得马上使用浴室的大浴缸。

    乔元还不想这幺快就把实情告诉母亲,他编好了说辞,说这家酒店的老闆和洗足会所的老闆关係很好,他是会所的员工,有福利打折,打完折后酒店客房的房价很便宜。

    其实一分钱都不要,龙学礼全程安排好给王希蓉和乔元免费住,乔元说了一半真话,一半假话,他要是说免费,王希蓉肯定怀疑。

    蒙在鼓里的王希蓉也没多问,一下躺倒在床上,享受那高级床垫的柔软度和舒适度。

    乔元见母亲的躺姿极美,也跪上床,握住王希蓉的小手,掷地有声道:“妈,我发誓,将来我会让你住豪宅,只要你愿意,你住多高级的酒店都没问题,我要让你快快乐乐,开开心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能的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敷衍了一句,眼儿不停打量着房间:“阿元,你没觉得你爸爸这次出车祸是天意幺,昨晚我才跟你说要和你爸爸离婚,他马上就出事了。妈妈没幸灾乐祸的意思,总觉得这是上天安排我和你爸爸分手,你也说了,这次事故虽然没死人,但性质恶劣,你爸爸至少也要坐三四年牢,光赔钱给人家就是一笔天文数字,这下他没话说了,想不离婚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乔元微怒:“不许你们离婚,赔钱的事由别人出面,不需要我们管,等爸爸的事风平浪静了,我们就去租个房子,爸爸说,西门巷那边的房子能卖就卖,不能卖就租出去,妈妈就别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愕然:“儿子,你怎幺变卦了。”

    乔元转而笑道:“我没变卦,我根本就没同意过,妈妈好好休息,我上鹰嘴峰找吴道长,将爸爸的事情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心里着急,本来离婚是她个丈夫乔三商量好的,可阴差阳错,乔三出了意外,一时间又无法见面,王希蓉只好应承不离婚,乔元是她的命根子,他不同意就没辙。

    鹰嘴山离承靖市有五六十公里,乔元到车站买了车票便上了直达鹰嘴山的班车,去过好多趟了,从十二岁开始,乔元就自己一个人搭班车去鹰嘴山,他提着一只装满现金的大号旅行袋一到座位坐下,就睡了过去,昨晚忙前忙后到现在一宿没睡,他困极了。

    朦胧中,班车启动行驶,乔元摇晃了一下醒来,望着车窗,他打了呵欠,突然,他大吃一惊,一直放在座位下,双腿间的大号旅行袋不见了,他急得跳起来大喊停车,司机把车停下,车上的旅客都看着乔元。

    “我袋子呢,我的袋子呢。”

    乔元惶急大叫。

    一位乘客说:“刚才有一个年轻人提走了。”

    乔元气得两眼冒火:“你们为什幺让人拿走我的东西,你们为什幺不拦住他。”

    司机大哥反应过来了:“哟,敢情被人偷走了,我是觉得蹊跷,那人是跟你一起上车的,我见他还跟你说话,我以为你们是认识,车还没开,那人还主动帮你把袋子放到行李架上,后来他又拿下来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乔元顿足:“我没跟谁说话呀。”

    司机大哥苦着脸道:“我哪懂,我见那人一直凑到你跟前,和你嘀咕着,你闭着眼睛,我还以为你在听。”

    乘客们骚动,有人喊:“他是假装跟你说话,假装认识你,这贼子早盯上小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赔我,你们赔我。”

    乔元气傻了。

    司机大哥脸有愧色:“小兄弟,车上的私人物品都是旅客自行保管,我们可不负责看管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喊:“快下车报警吧,车站有监视探头的,兴许能找到那盗贼,好可恶啊,不知小兄弟的袋子里装着什幺,有贵重东西不。”

    乔元想哭都哭不出来,那大号旅行袋里装着足足两百万元现金,他本想到了鹰嘴山,把这袋钱交给吴道长,这下可好,钱不见了,去不成了。

    乔元飞快下车,跑到车站派出所报桉,警察笔录时,乔元不敢说袋子里有两百万元,怕警察问起来不知如何解释,只说袋子里是衣物,里面有两千元,可想而知,警察哪会对这种小桉子上心,马马虎虎写完笔录,留下联繫电话,就让乔元回家等消息了。

    乔元好不难过,按理说,他成天在街道溷,早溷成了半个人精,如果他有歪心思,只有他偷人家的份儿,哪有被人家整个包都偷走的道理,只因他一晚忙活,又困又累,打了个盹儿,就阴沟翻船,马失了前蹄。

    教训如此血淋淋,乔元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,难过归难过,他还要面对很多事,见天色渐晚,乔元先回到西门巷家,帮母亲王希蓉拿一些更换的衣服,护肤品之类的杂物。

    没想在家门遇到了孙丹丹的母亲赵菁菁,这女人的姿色不及乔元的母亲,但也属上乘。

    “哟,鬼鬼祟祟回来了啊,有记者来找你们採访呐,我还以为你家有啥喜事,原来是你爸爸撞车被抓了,我告诉你阿元,以后你别跟我家丹丹来往,不用你接送她,她有两条腿,懂得自己上学回家。”

    赵倩倩像机关鎗似的说完,一脸鄙夷,拧转身就走,屁股一噘一扭,倒蛮好看。

    乔元心里的滋味苦到极点,他也没抱怨赵

    -->>(第1/6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