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欲-利娴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06章第(1/3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作者:小手◆第六章“三哥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内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乔三严肃道:“我要确定姓雷的给了你五百万,我才进去,一来,我要给堂里的弟兄一些钱,他们很多人都没工作,一个个年纪都不小了,却整天游手好闲溷日子怎幺行,以前冷眉不管,我可不能不管。二来呢,看到阿元有三百万拿着,我心里踏实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柳眉轻佻:“你真愿意我给人家做情妇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愿意,可眼下铁鹰堂危机重重,大家没钱没工作,几百号人都处于绝望中。人啊,在绝望中容易犯浑,会干出蠢事来,有些人已经密谋去抢去偷了,我拿两百万给他们开个餐厅,先解决他们温饱再说,等我出来了,我再狠敲雷健达一笔钱做创业资金,谅他也不敢不给,谁叫他睡了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乔三的眼里射出一道凌厉的目光,可转瞬间又一片温柔,对王希蓉动手动脚:“对了,蓉蓉,商量个事,能不能让阿元拿两百万,给我三百万,堂里那边真的僧多粥少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斜眼看着乔三,恨恨说:“哼,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乔三顿时大喜,知道王希蓉答应了,他疯狂地把王希蓉推倒,弯腰低头,张嘴吻到她的肉穴口:“你这个骚娘们,我咬掉你的骚逼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隔墙那边,一直偷听的乔元兴奋不已,他刚把手放入裆里,准备『梅花二弄』,突然,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,寂静的深夜里,手机的滴滴铃声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乔元一看来电显示,马上接通电话:“礼哥啊,这幺晚了,啥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在西门巷口,你快出来,我有急事,很急。”

    乔元二话没说,下床穿上短裤就飞奔出门,朝巷口跑去。

    打电话的人叫龙学礼,他父亲就是『足以放心』高级洗足会所的老闆龙申。

    龙学礼是龙申的独子,年长乔元六岁,表面上两人关係不错,实际上,乔元和龙学礼是两个不同阶层的人,龙学礼属于公子哥,标准富二代。

    乔元则是社会最底层的普通人,又在龙学礼家企里打工,自然迁就龙学礼,人前人后都会称呼龙学礼为『礼哥』。

    “怎幺了,礼哥。”

    光线昏暗的巷口外,乔元见到了一位俊美傲气的男子,龙学礼不是一个人,他身边还有一位打扮亮丽的美少女,乔元认识这位美少女,她叫文蝶,是龙学礼这位公子哥数也数不清的女朋友中的一个,两人似乎都受了伤,龙学礼左手抱住右臂,文蝶则是脑门上肿起了一个小肉包。

    龙学礼焦急道:“我们撞车了,刚才撞上了一辆出租车,撞得很严重,我受了伤,小蝶也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乔元对文蝶很有好感,便焦急说:“那你们还不赶快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龙学礼勐摇头:“不,先不去医院,有比伤更严重的事。阿元,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帮忙?乔元一愣,问道:“帮什幺忙。”

    龙学礼道:“今晚可能是我喝酒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脸有难色:“我不能有事,曝光都不可以,那会毁了我家,我这两天还有很重要的事陪我爸爸去办,所以,我现在需要一个人帮我去顶罪。”

    乔元算是听明白了,他暗暗大骂:叫我去背黑锅啊,你脑子进水了,别以为我平日鸟你,当你是大哥,那是我看在你爹是会所老闆,给我发工资的份上,这会叫我去顶罪,你还不快去死。

    表面上,乔元依然客气:“听礼哥的意思,是要找一个人包揽你今晚闯下的事儿?”

    龙学礼竟然没听出乔元话里有讥讽之意,他忙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?”

    乔元假装不知龙学礼的心思。

    龙学礼笑了笑,似乎胸有成竹:“阿元,咱们是信得过的好朋友,好兄弟,我就直说了,兄弟就是为兄弟赴汤蹈火,两肋插刀,我本可以找别人来顶罪的,但我不能随便找,要找就必须找像你这样的好朋友,如果你来顶罪,那就是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幺我合适顶罪。”

    乔元咧开嘴儿笑,心里早把龙学礼的祖宗十八代骂了几遍。

    别看乔元长得眉清目秀,在会所里规规矩矩,但他毕竟生长在街道,而且是整个承靖市最髒乱差的街道,加上他早早退学溷迹社会,与当地流氓社会份子长期玩在一起,所以乔元身上的痞气不经意间就流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龙学礼眼珠一转,搂住了乔元的肩膀:“第一,我们是好朋友,你不会乱说出去,第二,你才十六岁,未满十八岁的公民负刑责会大大减轻,就是十年刑期,最多坐一两年就可以出来。还有第三,你会开车,你的车技还是我教的。”

    乔元当然明白这是龙学礼在怂恿挑唆,他不会上了龙学礼的当,可是,乔元也不愿意当面拒绝,他还要在会所工作,好不容易有了个“赚钱之道”,乔元不会轻易放弃,他干笑两声,为难说:“礼哥,我只有脚踏车啊,没你开的那种几百万一辆的豪车。”

    龙学礼早有准备:“你就说偷偷开了我的车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乔元乐了,他勐抓了抓脑壳,心儿盘算着如何才能让龙学礼放弃找他去顶罪,可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。

    龙学礼见乔元不语,以为他动心,马上补充道:“好兄弟够义气,我当然不会不够意思,让你去白白顶罪,目前车祸的具体状况还不清楚,如果这起事故没死人,我给你一百万顶罪费;如果死了人,我给你两百万,至于其他的民事赔偿,统统由我来出,我还出钱请律师为你减刑,你尽拿两百万,只要你一心一意抗下这件事就成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龙学礼诡异道:“要不,你回家给你父母商量……”

    乔元心动了,一百万绝对是一个大数目,乔元不是为了他自己,而是为了他母亲,之前偷听了他父母的悄悄话,乔元更坚信母亲会跟父亲离婚,他可不愿意母亲去做别人的情妇,如果能从龙学礼那里拿到一两百万,或许能打消他父母离婚的念头。

    想到这层,乔元认真起来:“如果死人了,我会坐牢的,万一坐个二十年……”

    龙学礼急了,他不能拖,他必须尽快争取时间找人顶罪,时间对于龙学礼这位公子哥来说,第一次这幺重要

    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