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欲-利娴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04章第(1/4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◆第四章胡媚娴等郝思嘉哭了一会,便轻拍她的背嵴柔声安慰:“好啦,好啦,别哭了,跟我说说你家里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收起哭声,依然抽泣,她断断续续地把她丈夫邱宜民的电子厂巨亏,以及他们邱家即将破产的事告诉了胡媚娴,听得胡媚娴不胜唏嘘:“天啊,原来你家已沦落到了这地步,为何你不早点跟我说,生意场上的东西,我和兆麟可以帮上一点忙的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轻擦眼角泪痕:“我哪好意思跟媚娴姐说,宜民爱面子,他还要我不要对曼丽,孜蕾她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什幺打算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柔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打算,走一步算一步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低头抽噎。

    胡媚娴柳眉轻佻,乌黑的眸子转了转,歎息道:“哎,你老公就是那种爱面子活受罪的典型,现在他还拉着你一起受苦。破产不是那幺简单的,光有从头再来的雄心没用,破产法有规定,破产人五年内不能经商,你今年都二十七了,等过了五年,你老公再经商,就算他勤奋勤力,头脑灵活,他也要再奋斗几年才能成功,前后需要十年,能不能成功还是未知数,你在拿你的青春赌明天,试问一个女人有多少个黄金十年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一听,本来以干的脸颊又湿了,泪珠大颗大颗地滚落:“呜呜,媚娴姐,你说我该怎幺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想听我的想法,我就说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爱怜地递上手绢,郝思嘉急抱住胡媚娴的双手,用力点头:“我想听,媚娴姐的话我全听,我现在已六神无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两条路选择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端正了身姿,严肃道:“第一,趁着你现在还年轻,赶紧离婚,虽然狠心了点,但对双方都是解脱,邱宜民可以毫无牵挂地重头再来,你呢,也重新开始新生活,找个有钱人嫁了,该享受的享受,该生孩子的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宜民有提出离婚,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胡媚娴明亮的大眼睛闪过一丝喜色,她干咳两声,甜笑道:“世上自有真情在,我胡媚娴很感动,但真情不是喝白开水,还得要麵包,如今只能走第二条路了,你得全力扶持邱宜民,帮他渡过难关,正所谓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你们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说实话,他现在缺口六千万并不算很多,只是金融风暴下的市场很低迷,你丈夫那种电子厂首当其冲,不容易融资,银行怕深陷泥潭,自然也不敢给你们贷款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银行都躲着宜民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不想走第二条路呢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微微紧张。

    郝思嘉考虑都不考虑就应承了下来:“我走,我选第二条路,不知我如何才能帮助我丈夫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竖起葱白食指,娇声说:“呐,我胡媚娴只想帮你,我有一句说一句,无论你听不听,我只说一次,以后绝不再说,如果你不愿意接受我的建议,你就当我胡媚娴放了一个臭屁。”

    “媚娴姐,你直说就是,我不会不听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急得顿足,她从胡媚娴的表情上看到了挽救丈夫的机会,她后悔为什幺不早点找胡媚娴帮忙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仔细听着啊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妩媚一笑,神秘问:“思嘉,你知道你有多漂亮吗,你知道有多少男人喜欢你吗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一怔,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胡媚娴接着说:“你要善用你的本钱,你的本钱就是漂亮,既然你现在深陷危机,你就应该利用你的本钱化解危机,思嘉,你明白我意思了吗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无语,她不笨,她马上就明白了胡媚娴的意思,心一下就凉了下来,甚至还有一丝愤怒,即便面临破产边缘,郝思嘉也没想过要出卖自己,利用色相,她知道自己依然漂亮,哪怕结婚了,也有很多男人投来炙热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的,你应该明白了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仔细地看着郝思嘉,内心越发紧张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该怎幺办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眼光闪烁,不敢直视胡媚娴,心里寻思着:先听听她如何说,我郝思嘉可不是随便出卖身体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信媚娴姐吗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小声问,郝思嘉轻轻颔首:“我现在除了自己,就信媚娴姐了,我连宜民都不信,我担心他还有什幺事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用去管了,你全心全意帮他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幺帮他,我什幺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神秘一笑,挑明道:“你也知道,媚娴姐经常办派对,在社交场上有点小名气,这社交场就是多认识人,能认识到各种各样的人,其中也包括特别喜欢美色,又特别有钱的男人,如果思嘉能放下女人的自尊,我敢说,半年之内,你可以拿到六千万,甚至更多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大吃一惊:“六千万!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重重地击在她心坎上,她有点发懵,好半天才结结巴巴问:“媚娴姐是说,要……要我跟男人上床?”

    胡媚娴颔首:“你可以选择,你不是被动的,只有你满意了,你愿意了,你才跟某个男人上床,从某种意义来说,你没有耻辱感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一样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怦然心动,如果有了这一大笔钱,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,似乎每个人的道德和尊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有价的。

    既然话已说开,郝思嘉也掏了心窝:“就算我愿意,宜民的厂子也等不了半年,他只能支撑三天。”

    胡媚娴彷彿早预知郝思嘉有这层顾虑,她嫣笑道:“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先借六千万给你,不计利息,不过话说回来,六千万可不是小数目,卖了我胡媚娴值不了六千万,所以,我得正事正办,你们夫妻俩要给我立个字据,顺便拿你丈夫的厂子做抵押。”

    郝思嘉抬起头,瞄了胡媚娴一眼,美脸一片苦楚:“那我是不是要跟很多男人上床,三个月后,我岂不是成了残花败柳。”

    “跟男人上床而已,不是去工地搬砖头,你跟你丈夫结婚了几年,没见你残花败柳,只见你越来越漂亮,当然,跟陌生男人上床和跟丈夫上床是两回事,但实质是一样的,我说过,你不是被动的,是你选择别人,不是别人选择你,

    -->>(第1/4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