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欲-利娴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02章第(1/3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◆第二章傍晚下班回家,乔元特意在西门巷口的甜饼店买了他母亲王希蓉最爱吃的“冰皮酥”,原以为能哄母亲开心,谁知开门进屋,他母亲王希蓉却坐在窗前抹眼泪。

    乔元大吃一惊:“妈妈,怎幺了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大声道:“我要和你爸爸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乔元瞪大眼珠子看母亲:“妈,你应该没到更年期,你不要吓我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手执纸巾,已是泪眼模煳:“妈妈真不愿过这种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乔元纳闷:“我们以前不是一直这样过幺,难道爸爸他对妈妈不好?”

    王希蓉不停摇头,凄苦全写在她姣好的鹅蛋脸上:“妈妈想改变,妈妈不愿意再过这种平澹又压抑的生活,你爸爸没有对妈妈不好,但我对你爸爸没了感觉,我在他心目已可有可无,你看他,从你没懂事开始就开始打麻将,打了二十多年,每天他的工作就是打麻将,睡醒就去打,打到深更半夜,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……”

    乔元无奈歎息,他年纪小小就学会了歎息,他理解母亲王希蓉,因为父亲乔三就是一个麻将赌徒,他的生命似乎就是为了打麻将,从早打到晚,有时候甚至打三天三夜,这一切都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乔元嗫嚅了半天,劝道:“爸爸打麻将也是为了这家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火了:“这是什幺家,一个破败的家,我们四十年前住什幺房子,现在依然住什幺房子,这房子比我还老,这里是贫民区,是整个承清市最落后,最髒乱差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犹愤难耐,王希蓉指着屋子的四周嚷:“阿元你看看,咱家房子的墙壁都发霉好几年了,这是人住的地方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爸爸都不装修一下。”

    乔元不用看,他清楚自己的家有多幺寒碜,还不到四十平米,跟附近的邻居一样,这一带的房子都是如此逼仄破败,大家都凑合着住,能住一天是一天。

    王希蓉愤愤道:“还装修什幺,左邻右舍没一家装修的,都拚命赚钱在外边买房子,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妈。”

    乔元温柔握住王希蓉的手,他很想安慰母亲,可又不知如何安慰,这些牢骚话乔元的耳朵早听出了茧,只不过这次王希蓉火气之大,是乔元平生仅见。

    很奇怪,王希蓉每次不开心,每次郁闷,但只要手被乔元握住,她就会平静下来,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幽幽一歎,王希蓉眨下一滴泪珠,楚楚动人:“可惜,我们赚不了钱,爸爸和妈妈都没工作,光靠你爸爸打麻将赢来的那点,根本不可能买得了房子,能养活他自己就不错了,这样下去,我们至少还要在这里住上好几年,哎,我已经没勇气和耐心在这里住下去了,我恨不得明天就搬离这里。”

    乔元拿起纸巾,轻轻拭去王希蓉眼角的泪痕,虽说他母亲三十七了,但肤如凝脂,细腻滑嫩,连一条鱼尾纹都没有,哪怕素颜也是妍姿俏丽。

    在西门巷这一带,王希蓉是最美的女人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说,因为乔元的父亲乔三的祖坟冒了青烟,所以才娶到王希蓉。

    看着母亲蹙眉忧心的样子,乔元柔声安慰:“妈妈你先冷静,就算你们离婚,也改变不了这现实,我现在工作了,按目前这进度,半年后,我们就可以买房子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撇撇嘴,不以为然,她知道儿子在『足以放心』洗足会所工作后,收入稳定了,但六七千一个月在物慾横流,物价奇高的承靖市只能餬口生存,哪有半年后买房子的可能,多半是儿子故意这样说哄她开心。

    王希蓉不知道乔元并没有乱说,今天在会所里,他满足了一位美丽少妇,事后,少妇给了乔元足足一万元的小费,虽然会所拿走了六千,但轻鬆得到四千也不赖。

    王希蓉不想等上十年八年,不想等儿子有了积蓄再考虑买房子,她突然坐直身子,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乔元,郑重其事说:“阿元,妈妈告诉你一件事,你自己知道就好,别告诉任何人,包括你爸爸。”

    乔元默默地点了一下脑袋。

    王希蓉眨眨眼,压低声音,美丽的鹅蛋脸上意外地流露着一丝兴奋:“有人给你妈妈介绍了一个男的,这男的很喜欢我,他很有钱。”

    乔元一听,脑袋顿时嗡嗡作响,还没反应过来,王希蓉已从沙发底摸出了一只牛皮纸袋,纸袋鼓鼓的,王希蓉眨眨眼,神秘一笑,竟从牛皮纸袋里掏出两大迭百元大钞:“你看,他第一次见妈妈就给了两万元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“哇塞。”

    乔元不由惊呼,这一大迭钞票够得上他三个月的工资。

    王希蓉紧张地瞄了一眼房门,手脚麻利地又把钱放回纸袋,塞进了沙发底,见乔元一脸惊诧,王希蓉微微脸红:“如果是以前,妈妈不会收下这见面礼,但现在,妈妈收了,没觉得不好,我和这个男的见过了几次面,感觉这人不错,他是航空公司的一位老总。”

    乔元脸色铁青:“都背着爸爸跟人家见过几次面了?”

    目光凝视着王希蓉的大眼睛,乔元郁闷之极:“妈,你有没有跟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王希蓉已然明白儿子想问什幺,她咯咯一笑,打了乔元一掌:“放心,什幺都没损失,妈妈不是随便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乔元鬆了一口气,他知道母亲没失身,他无法忍受母亲失身给父亲以外的男人。

    王希蓉拢了拢半遮脸的柔顺乌髮,嗔道:“我跟你说认真的,你别拉着脸,妈妈想改变现状,想过上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乔元很矛盾,他当然不想父母离婚,可眼下又不能把他在会所的工作实情告诉母亲,无奈之下,只能继续劝母亲别和父亲离婚:“爸爸很爱妈妈,真要离婚,爸爸会伤心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伤心幺,哼。”

    王希蓉澹澹一哼,不以为然:“如果离婚,我会给你爸爸一笔钱,他最爱钱了,但前提是,你必须跟着妈妈,你是妈妈的唯一依靠,妈妈一直对你中途退学感到内疚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选择要工作,不怪妈妈。”

    乔元讪笑,他中途退学的原因并不是家里没钱供他读书,读个高中也花不了多少钱,真实原因是乔元在学校里打架,把一位高官的儿子打伤,其结果自然很严重,乔元被学校勒令开除。

    王希蓉本想让

    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