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欲-利娴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乱欲,利娴庄】第01章第(1/6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【作者:小手】◆第一章月色暗澹。

    坐落在承靖市城北郊区的利娴庄园蒙上了一层诡异。

    音乐悠扬,庄园内的饭厅里,只有两人在吃晚餐,他们是庄园的主人利兆麟,一位五十多岁,成熟绅士的男人,还有一位是他的儿媳洗曼丽。

    晚餐很愉快,红酒飘香,妙语如珠的利兆麟至少让儿媳笑了十五次,这是丈夫利灿去了美国后,冼曼丽最开心的一晚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冼曼丽喝下了第十五杯拉菲红酒,她几乎每笑一次,就喝一杯。

    透明的玻璃高脚杯最适合盛着红色液体,勾人慾望,催人多饮。

    喝了十五杯后,即使有酒量的男人也会有醉意,何况酒里放了一些能让女人情慾勃发的东西,所以冼曼丽醉了,她醉眼朦胧,娇娆妩媚,醉酒的女人比平时更迷人。

    利兆麟也醉了,他不是酒醉,他是被儿媳的美色深深吸引,他陶醉于冼曼丽身上那一袭暗红色的连体紧身裙,女人的身体线条勾勒得几乎完美。她婀娜多姿,鼓鼓的胸部浑圆高耸,袒露的低领下,那一片雪白令人遐想。

    利兆麟的呼吸有点浑浊,下腹的热火在熊熊燃烧,他大胆欣赏冼曼丽的乳沟,他喜欢儿媳的气质,喜欢她的火辣性感身材,喜欢她的一切,利兆麟等待这一刻等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酒醉的人都喜欢马上去睡觉,冼曼丽也不例外,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说不能喝了。

    利兆麟很慇勤地搀扶冼曼丽回卧室休息,他搀扶得很稳,几乎将冼曼丽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冼曼丽脚步踉跄,似乎醉得很深,她完全没意识到鼓鼓的胸部被利兆麟握在手中,也没有意识她的翘臀正摩擦利兆麟的裆部。

    利兆麟已经很兴奋,他没有羞耻感,更没有罪恶感。

    他几乎半抱半扶地将冼曼丽扶倒了大床。

    轻轻放下,娇躯性感,冼曼丽趴伏在床,双腿垂伸在床外,这是一双晶莹雪白,修长结实的美腿,那紧身裙包裹中的臀部浑圆挺翘。

    利兆麟很想慢慢抚摸这浑圆的臀部,慢慢地亵玩,可突然间,他的呼吸变得很急促,表情很痛苦,甚至有点狰狞,他迅速改变主意,疯狂地脱掉衣服,全部脱光,伟岸的大肉棒高高挺举。

    接着,他一下子就推起了冼曼丽的连体裙,露出了白嫩嫩的臀肉,继而拉下了丁字形小蕾丝,没有一刻耽搁,伟岸的大肉棒迫不及待地插入了冼曼丽的肉穴,巨大的快感令两人都在呻吟。

    酒醉的冼曼丽以为是丈夫,儘管她丈夫利灿远在美国,但朦胧的意识里,她以为是丈夫压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利兆麟挺动大肉棒,用力挺动,他不在乎冼曼丽酒醉还是清醒,他的阳具剽悍粗大,他深信空窗已久的儿媳需要性爱,那红酒里放了不少的催情药,哪怕冼曼丽再坚贞,也难以克制情慾。

    冼曼丽在呻吟,嘴里断断续续地讚着:“老公,好厉害,好厉害,用力爱我,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,此时此刻是她丈夫的父亲在姦淫她。

    ※※※天昊天房地产开发公司营销部的会议室里。

    营销总监吕孜蕾神色严峻,这几个月的销售记录非常糟糕,作为营销部的主管,吕孜蕾已是殚思极虑,竭尽所能。

    会议室的气氛极度压抑,没有人说话,市道不景气,神仙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电话打进了吕孜蕾的手机,她本不愿接听,可一看来电显示,她还是迅速接通,“孜蕾,我要见你,马上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语气很急迫,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有什幺事,等晚上我到利娴庄了再聊好幺,我正在开会呢。”

    吕孜蕾好不心烦,就算是最好的闺蜜来电,她也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马上要见你,我已经快到老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突然挂断,吕孜蕾更气恼,她把手机轻轻放在会议桌上,神情冷峻地环视着与会人士,那细边黑框眼镜背后,一双犀利的大眼睛隐隐有了一丝倦意。

    会议已持续进行了三个小时,吕孜蕾想想也该停止会议,让大家休息,她简要布置完公司的下周营销计划后,便宣布了散会。

    电话是她好闺蜜冼曼丽打来,在这世上,也只有冼曼丽敢这样命令吕孜蕾。

    身为承靖市十大房地产开发商,天昊天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营销总监,吕孜蕾从来都是命令别人,没有别人能命令她,哪怕是公司的董事长陈铎也要对吕孜蕾客客气气,不仅因为吕孜蕾为公司带来巨大利润,还因为吕孜蕾是他陈铎心目的三大美女之一。

    承靖市是一个超级繁华大都市,美女多不胜数,陈铎阅女无数,能让他如此评价三个女人绝不容易。

    巧的是,陈铎心目的三大美女都互相认识,都关係极好,她们是吕孜蕾,冼曼丽,郝思嘉。

    其中后两位都已嫁作他人妇,唯独吕孜蕾依然单身,朋友圈谣传她还是处女。

    “吕总监,晚上有空幺。”

    一位很有型的公司职员大胆向吕孜蕾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对于下属的邀请,一般情况下,只要工作不忙,吕孜蕾会欣然赴约,不是答应下属的追求,而是给下属一个面子,下属有了面子,就算追求被婉拒,也会更加努力工作,这是吕孜蕾笼络下属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次,吕孜蕾依然温言拒绝:“打消约我的念头啦,我都快累死了,我现在就想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男子没有多少失落,更多的是心疼,在这场国际金融风暴的席捲下,买房子的人少了,天昊天的业绩几乎腰斩,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吕孜蕾为公司操碎了心,她真的累坏了。

    大家惊讶地发现,吕孜蕾一手拎着手袋,一手提着两只高跟鞋,赤着脚离开公司,她累得都不愿穿高跟鞋了。

    吕孜蕾穿高跟鞋的身姿是难以形容的美,她身材高挑,修身衬衣搭配一条半身窄裙永远是她的经典白领打扮,至少陈铎是这幺认为,他在公司大门等候多时,很绅士地截住了吕孜蕾:“孜蕾,晚上我请你吃饭,赏个脸吧。”

    吕孜蕾招停了一辆出租车,微微浅笑:“晚上再说,我现在有急事去办。”

    对待公司大老闆,吕孜蕾需要技巧,既不能单独接受大老闆的邀请,也不能断然拒绝。

 

    -->>(第1/6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