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魏影帝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8章 苦肉计(求推荐)第(1/2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曹苗很震撼。shubao22_la

    曹植落败不是偶然,而是必然?

    曹操杀崔琰是逼世家低头?

    照这么说,崔夫人被杀,不是因为穿得不对,而是因为清河崔氏不肯支持曹植,曹操要逼崔琰低头?

    曹苗虽然很想听曹植详细说说当年的事,可是此时此刻,又不容他听下去。他变了脸色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又折了回来,盯着曹植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昨天晚上杀了王泰和韩东,你等着降罪的诏书吧。”说着,甩着袖子,如癫似狂的哈哈大笑着,出了花园。

    曹志听到曹苗的笑声不对,赶到园中,却见曹植一人呆立在亭边,顿时急了。“父王,阿兄他……”

    曹植脸色惨白,伸手拽住想去追曹苗的曹志。“允恭,你立刻带十名卫士,围住小院,护得你阿兄周全。不管任何人来问,就说昨天夜里,你阿兄身体不佳,用了太多安神药物,一直在院中沉睡,从未外出。”

    “阿兄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问了,快去。”曹植一挥手,打断了曹志的疑问,厉声道。

    曹志不敢怠慢,飞奔着去了。

    曹植来回转了两圈,一跺脚,也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曹苗回到小院不久,曹志就追来了,急得小脸通红,几次开口想问,却见曹苗一脸怒气,只得把满腹的疑问藏在心里,叫起阿虎、青桃等人,吩咐相关事宜,尤其是统一口径。

    青桃、阿虎心知肚明,满口答应。阿虎去召集卫士,青桃则去准备药。曹苗病了多年,时常发作,安神的药是常备的,只要来不及煎煮汤剂,只能用丸药代替。

    红杏却一无所知,只是茫然地应着,青桃让她做什么,她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曹苗最清闲,在廊下独坐发呆,扮演用药过量,神智不清的病人。

    就在曹苗的注意下,青桃走到曹志面前,和曹志说了几句什么。曹志有些为难,却还是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十名卫士在队率老宋的带领下刚刚赶到,曹志便喝令他们将将青桃绑起来,又亲自动手,狠狠地抽了青桃十几鞭子。一边抽一边大声斥责,大意是说青桃不小心,服侍曹苗服药时弄错了剂量,以致于曹苗沉睡了一夜,险些醒不来。

    曹志平时看起来很温良柔弱的一个人,那几鞭子下去可是实实在在的,青桃身上的衣服应声而破,很快就被抽得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青桃大哭着求饶,撕心裂肺,门外守卫的老少卫士们都有些不忍,只是没人敢劝。

    曹苗听了,也不禁咋舌。有必要这么拼吗?

    他吓唬曹植时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,想阻止也没理由。不过他也清楚,这是青桃主动要求的,不能劝。看不出这姑娘年纪不大,却是个狠人,这是苦肉计、投名状啊。

    小院和防辅吏驻扎的院子一巷之隔,这里的动静很快惊动了防辅吏,事情的“原委”也经由曹志的喝斥、青桃的求饶传到了防辅吏的耳中。有防辅吏探头来看,见曹苗靠着柱子坐在廊下,一动不动,的确像是安神药吃多了,神智不清的模样,再无半点疑惑。

    在无数张面孔中,曹苗看到韩东疑惑的面孔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小院里闹得鸡飞狗跳,王府里却安静得很。监国谒者王泰一直没出现,防辅吏们看了一会儿热闹,也各自散了。对他们来说,曹苗也好,青桃也罢,死活都与他们无关。

    曹志让红杏给青桃敷药,青桃却是不肯,咬着牙,任由伤口流血,愣是门外跪了半天,直至被晒得昏厥,这才被曹志安排人抬回屋,由红杏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青桃醒了,第一眼看到曹苗坐在床边,嘴角抽了抽,轻声说道:“王子不该在这里,若是被人发现了,婢子这几鞭子就白挨了。”

    曹苗挽起她的手,轻轻拍了拍。“外面有人守着呢,没人能进来。英子,你其实没必要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听得曹苗叫她乳名,青桃的眼中闪过一丝神采,随即又黯淡了。“挨几鞭子虽疼,总比枭首示众好些。婢子既然决定了追随王子,就什么也不怕,愿为王子赴汤蹈火,死不旋踵。”

    曹苗笑了。“这几句听着像是凉州人。那些花啊草的,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青桃低下了头。“当年风气如此,我家也不能例外,只是没想到那些饱读诗书的名士杀起人来更狠。王子,你将来遇到这些人,一定要小心。这一步迈出去,可是步步杀机,大意不得。”

    曹苗笑笑,沉吟片刻,把昨天晚上的事大致说了一遍。青桃表了忠心,他也释放一点善意。更重要的是,他需要青桃的参谋,一个人考虑事情难免有失误,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穿越客,对这个时代的了解非常有限。刚才与曹植见面,便因为准备不足,戏只演了一半就不得不退场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有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,隐去了一些关键的细节。

    青桃的忠心暂时可以信任,能力如何,却还需要考验。再怎么说,她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,近半人生都在这个小院里,经历的事情有限,还有很多东西要学。

    见曹苗将机密之事相告,青桃非常兴奋。她闭上眼睛,想了好一会儿,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,目光中多了几分异样的神采,脸上泛起了亢奋的红晕。

    “王子此计是好,只怕效果有限。王泰颜面全无,又有把柄捏在韩东手中,只有一个选择,与韩东联手,以求索回供状,维护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王泰会向韩东低头?”

    青桃冷笑一声:“王泰真要有气节,又怎么会指望借着诬陷大王而登青云。生死面前,气节就更不重要了。若能哄得韩东开心,将那份供状收回去,他有什么做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曹苗微微一笑。“然而韩东根本没有那份供状。”

    青桃愣了片刻,随即喜道:“供状在王子手中?”

    曹苗点点头,从袖子里掏出王泰写的供状,在青桃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青桃接过,看了一遍,无声地笑了起来。“若是这么说,王泰只有一个办法,杀韩东灭口,再栽赃大王或者王子。”她顿了顿,突然身子一紧,眼中露出不安。“王子,你可千万要小心,那韩东就是一头恶犬。他斗王泰不过,咬王子一口,却大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曹苗很满意。能想到这一层,青桃的表现已

    -->>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