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魏影帝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章 失而复得玉枭印第(1/2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曹志就赶来探望。shubao22.la

    曹苗很平静,除了眼神不再呆滞,和平常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对昨晚发生的事,曹苗一概推作不知。他昨天太累了,一觉睡到天亮,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有阿虎从旁附和,曹志也没多想,长长出了一口气。他告诉曹苗说,值夜的卫士昨天夜里发现了盗贼,盗贼曾从小院旁经过,他担心曹苗受到了影响。既然没事,那当然最好了。

    曹苗静静地听完,拿出昨天夜里描的玉印钮饰和篆字,问曹志能不能辨认。

    曹志很惊讶。“这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曹苗面不改色。“梦见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也是。”曹志倒也没多想,低头查看。他反复看了一会,说道:“这像是一只鸟钮,具体是什么鸟,我说不清楚。这些字,我也认不全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能不能带走,去请教……?”

    曹志故意拖延了片刻,眼神希冀地看着曹苗。

    曹苗默默地点了点头。他知道曹志想说什么。论学问,这王府里学问最好的自然是曹植,其次就是曹志本人。曹志很聪明,跟着曹植学了几年,已经粗通经传,诗文也写得不错。

    曹志欢喜不禁,拿着纸去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曹苗让阿虎去看看韩东。阿虎是韩东的线人,他去见韩东很方便,而且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他也应该去表现一下,向韩东汇报一下情况,免得韩东起疑心。

    阿虎去了不久,曹志又回来了,神情有些古怪。他打量了曹苗良久,才神情肃穆的说道:“阿兄,这些字都是你梦见的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曹苗不动声色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文字可以辨认,但不知其意,无法联缀成篇。”曹志指着曹苗从玉印上描下来的四个字。“不过这四个字和这个鸟钮联系在一起,则可能与一件东西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曹志迟疑了片刻,眼神闪烁,转头看了看,起身走到书房门口,叫过青桃,吩咐她去守住院门,不要让外人随便进来,就算是她们和阿虎也不要靠近书房。青桃应了,取了扫帚,去庭中打扫。

    曹志回到书案前,压低了声音。“阿兄对玉枭印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“玉枭印?一点也没有。”曹苗摇摇头。他的确没印象,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玉枭印就是指挥校事所用的印信,本名校事印,因以枭为钮,又被称作玉枭印,或者叫枭印。”

    “与校事有关?”

    曹志点点头,眼中闪过一丝不安。“校事乃武皇帝所创,不属诸曹,由武皇帝任命的抚军校尉指挥,所下诏令都用那枚玉枭印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曹苗心中一动,脸上却不露声色。

    “这四个字,就是玉枭印上刻的四个字:总校诸事。”曹志指着四个篆字,又提向纹饰,接着说道:“这是玉枭印上的枭钮。枭明于阴阳,昼止夜行,以蛇鼠为食,正合校事设立本意。”

    曹苗低下头,看着纸上的纹饰和文字,思索了片刻。“这样的玉印有几枚,在什么人的手里?”

    “玉枭印只有一枚。武皇帝在世的时候,这枚玉枭印大多在武皇帝手中,外出征伐时,便交与监国之人。建安十九年,武皇帝东征孙权,父王……”曹志停顿了片刻,神情略显不安,见曹苗神情无异,这才接着说道:“父王当时受命监国,留守邺城,掌过此印。”

    曹苗眉头轻蹙。“这么说,这枚玉枭印应该在皇帝手中?”

    曹志摇摇头。“这枚玉枭印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踪了?”曹苗很惊讶,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曹志点点头。

    曹苗想了好一会儿,又问:“他怎么知道失踪了?也许武皇帝给了别人,比如文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文皇帝亲口说的。父王和你一样,一直以为武皇帝将玉枭印传给了文皇帝。直到前年,文皇帝东征班师,经过雍丘,向父王讨要玉枭印,这才知道玉枭印早就失踪了。文皇帝自从被立为太子,就没见过此印,一直以为武皇帝传给了父王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事?”曹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随侍在侧,亲耳所闻。”

    曹苗大失所望。他原本怀疑昨晚那人是曹植。现在看来,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那人究竟是谁?校事玉枭印为什么会在他手中?他为什么要将校事玉枭印给我,有什么用意?

    曹苗如坠雾中,脑子里一团乱麻,搞不清头绪。

    “阿兄,你……能不能去见一见父王?”

    “做甚?”曹苗作势阴了脸,却没有发狂,只是让自己的神情保持在将狂未狂的边缘。

    曹志紧张起来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我毕竟年幼,传话难免有误,父王若能亲口听你说说梦境,也许能猜出更多的讯息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见的。”曹苗淡淡的说道,将案上的纸揉成一团。

    曹志见状,没敢再说什么,坐了一会,便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允恭,等等。”曹苗叫住了曹志。“能不能帮我搞具强弩来?”

    “你要强弩做甚?”

    “昨夜盗贼未来,焉知以后不会来?我要弄具强弩防身。”

    曹志应了一声,拱拱手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曹苗握着袖子里的那块玉枭印,回想着昨夜的经过,尤其是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当然想见曹植。他不仅要确认昨晚那人是不是曹植,还有更多的事想和曹植商量。但他不能立刻去,否则很容易让人生疑。“他”因为母亲崔夫人的死,仇视了曹植这么多年,突然变得亲近起来,难免惹人猜疑,就连曹植本人都会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这事不能急,必须慢慢来。

    前世演戏,曹苗经历过无剧本表演,深受折磨的同时,也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无剧本演出其实不是没有剧本,只是剧本在导演的脑子里,没有写在纸上。演员见不到剧本,只能绞尽脑汁,压榨自己的潜力,给出不同的表现,希望其中有一种能符合导演想要的效果。

    从揣摩人物关系入手就是方法之一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就有些类似,或者说还要略好一些,至少人物关系是相对确定的。不会像真正的无剧本演出,戏演完了都不知道自己的角色究竟是什

    -->>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