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魏影帝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5章 人疯如虎第(1/2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韩东大约三十出头,相貌英俊,剑眉朗目,唇上一抹黑亮的短髭,只是笑容略显轻浮。shubao22.la嘴里叼着一根草,剑带左侧插着一柄长剑,右侧一把短刀,整洁的齐踝武士服,脚下一双黑色快靴,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“韩君,这是王府内。”曹志说道,声音干涩,带着一丝颤音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也没说什么啊,二王子毋须不安。”韩东站直了身体,抱着双臂,缓缓走了过来,歪着头,打量了曹苗两眼,耸了耸眉,眼中闪过一丝异色,随即恢复了正常。他咧嘴一笑。“看来大王子真是有了奇遇,说不定真可以梦中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曹志涨红了脸,抗声喝道:“韩君,你不要无中生有,构陷我阿兄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很随意的拱拱手。“韩某岂敢。二王子,这可不是我构陷你阿兄,是他自己说的。你若不信,不妨问问他自己。”说着,哈哈一笑,转身走了。随着他身体略显夸张的晃动,长剑如狗尾一般左右轻摆,透着几分轻佻,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“上次脚滑,没能和大王子一较高下,实在可惜。”韩东扬扬手。“哪天大王子有空,我们再比过。”

    曹志松了一口气,转身看看曹苗,低声说道:“阿兄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曹苗面无表情地推开曹志,继续向前走去,步子更大,身形更猛,像一头野牛似的向前冲。

    曹志一时不备,被曹苗甩出好几步远,连忙跟了上去。不料曹苗走了两步,突然又折了回来,手在一侧的土墙上滑过,抓了一把土。

    曹志大惊,猜出了曹苗要干什么,却来不及阻止,只得转身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拐角处,韩东去而复返,向后退了两步,身体后仰,探头看向曹苗、曹志离开的方向,一边看一边嘀咕道:“真是人疯如虎,狗疯如……”话音未落,一蓬土迎面而来,洒了他一脸,连嘴里都进了不少,眼睛更是被迷得睁不开。

    韩东心知不好,左手在墙上一按,挺身避让,右手便去拔腰间的短刀。他的手刚摸到刀柄,曹苗已经和身扑到,双臂抱肩,低头猛冲,狠狠的撞在他的腰间。“轰”的一声,韩东横飞而起,撞在对面的墙上,又重重的摔倒在地,摔得他眼前金星满天,血气上涌。

    挨了曹苗这一撞,韩东伤得竟比那天从屋顶摔下来还要重一些。

    曹苗脚尖一挑,将地上的短刀挑起,顺手反握,藏在袖中,然后抬起脚,踹了下去。看似没头没脸的乱踹,其实极有章法,总是抢先一步,消解掉韩东反击的企图,根本不给他反抗的机会。

    曹志大步赶来,拦腰抱住曹苗,用力向后拖,同时大声叫人。几个王府卫士奔了过来,见大王子猛踹新来的校事,既意外,又解气,一个个嘴上大喊着“王子住手”,脚下却故意放慢,好让曹苗有机会多踹几脚。反正他们年老体弱,走得慢些也正常。

    韩东猝不及防,接连挨了几脚,脸上、胸口赫然几个大脚印,鼻子、嘴角全是血。恍惚之中,他听到曹志慌乱的叫喊声中夹杂着一个平静得近乎漠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乃公不在梦中,也能杀人。”

    阿虎和一个老奴赶着马车追来,见曹苗用力踢打韩东,吓了一跳,脸都白了。他看了曹苗一眼,使了个眼色,却没敢吭声,和曹志一起,不由分说地将曹苗推上马车。

    青桃、红杏抱着一些用具,坐在马车一角,眼神惊恐地看着曹苗。

    曹志上车之前,叫过一个老奴,紧急吩咐了几句,这才让驾车的老奴快走。他有些担心,出了这么大的事,曹苗很可能会被禁足,以后再也不能出府了。

    驾车的老奴扬起马鞭,一声脆响,两匹瘦马奋力扬蹄,拉着马车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曹苗靠着车窗,脸色木然地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屋檐,将沿途看到的地形记在心里,并在脑海里勾勒出全景。他拱着双手,从韩东手中夺来的短刀贴着手臂。

    刀锋清冷,刀柄用料考究,制作精良,入手微沉,重心却调得极好,是把好刀。

    前世拍戏,他接触过不少仿古兵器,也向专业人士请教过,刀剑入手,便大略知道好坏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曹苗坐着马车,在王府附近转了一圈,直到傍晚才回。

    初夏时节,风光正好,大路两侧的树木郁郁葱葱,新绿宜人。只是离开王府不远,便是大片荒芜,到处都是荒树、野草,看不到什么人家,偶尔有几座小院也是破败不堪,像是很久没人住了。

    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,看得曹苗很揪心,情绪低落。

    尤其是想到三国鼎立,战争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时候。

    最让曹苗心酸的还是雍丘王府的处境。

    在王府西侧,他看到了万株果林。果树刚抽条,虽未能挂果,长势却是喜人。浅绿的绿叶纵横成行,各种颜色的花朵竞相开放,蔚为壮观,甚至有些春天的浪漫,令人暂时忘了烦恼,心生几许小确幸。

    见曹苗对这些果树感兴趣,曹志命人停车,陪着曹苗下了车,走进果林,在花树间徜徉片刻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父王前些年栽的。等这些果树都长大了,就可以改善王府的经济。雍丘地势低,沼泽多,不适合种稻麦,王府也没那么多劳力,所以父王决定种一些果树,将来结了果子卖钱,增些贴补。”

    曹志说得轻松,但曹苗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些无奈。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曹志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曹志被曹苗看得不自在,只得收了笑容,讷讷说道:“只是朝廷有旨意,父王又要徙封了,这些果树怕是又便宜了那些小人。”

    “徙封?”

    “嗯,年前刚接到的诏书,徙封浚仪。”曹志叹了一口气,稚嫩的脸上露出与年龄不相衬的忧愁。

    曹苗明白了。搬家半条命,对绝大多数人来说,搬家都是大伤元气的事。大量的不动产是搬不走的,就算是卖,急着脱手也卖不出好价钱。所以历朝历代,强制迁徙都是朝廷对付豪强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具体到曹植,就更明白了。自从曹丕登基之后,曹植就不停的搬家,他居然有闲情逸志种果树,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。或许正如曹志所说,人家就是看中了这片果林,想要赶他走?

    “既是年前接到诏书,为何现在还在雍丘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曹志一脸的漠

    -->>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